Kitkat

目前是月更的懒癌晚期患者😶

一直都在(十)

软软的 香香的
真的是我的巧克力呐
这样子的你 我怎么会不想抱着你
不想和你黏在一起💕



“你什么时候喜欢上P'kit的啊?”
记得当初回答yo的时候,ming说是因为帮yo追P'pha,才不经意喜欢上kit的。
其实……自己对kit很早就有好感了吧。

高中被yo拉着参与他整个暗恋史的时候,眼里就总是会有个白白的小肉球跳进视线里。
yo当时以为那是P'pha的男朋友,他们总是和另一个男生在一起。
“怎么可能,绝对不可能的。你看他个子小小的,腿看上去还短,又白胖,明明就是个短腿小柯基。喜欢他,你的P'pha还不如去喜欢女生。”
可是,嘴上说着,眼尾却因为看着和pha、beam闹作一团的kit向上扬起。他的腿其实也不短呐……而且,不知道为什么,总是想要靠近他,想知道他因为什么笑得这么开心。

之后在大学又遇到了kit。
“原来你是kitty cat学长!”
明明一早就认出来了,自己却偏要淡定的假装初识。
“以后要更亲近呐,P~”
看着生气甩头就走的kit,ming心里却开心起来,这样子的话,P'kit应该记住他了吧。
自己是不是就可以和小学长亲近一点了呢。

“哦咦,ming,你在想什么呢!”
回忆的思路被突然打断,ming顺着拍在肩上的手看过去,yo眯着眼睛看自己的样子真是有够猥琐。
“你在想什么,想了笑得像个傻子。”
“你才像个傻子,赶快练,练完我要回去了。”
“真是的,到底是谁要来练啊。我可是牺牲了和P'pha去看电影的时间,你个没良心的!”
“哎呀,别啰嗦了,溜溜滴。今天最后练一天,P'kit考完试了,从明天开始我就没空了。”
“……”
“你可给我好好保密,谁都不许说,P'pha都不行!”
“……”
“你……说了你们就都好好保密,不能让P'kit知道!”
“呃呃呃,知道了知道了。”

ming哼着小曲儿开门的时候,kit刚刚洗澡出来,一屋子都是淡淡的沐浴露香气,,他站在床边擦头发,发梢还沾着水汽,ming脱了鞋就欢天喜地的朝着他跑过去。
“kit~”
ming手臂环着kit,把他揽进怀里,整个人贴着自己,弯着腰闻着kit脖颈处还带着水汽的沐浴露香气。
“你好香呀~嘻嘻嘻~”
kit被迫向后仰着,腰上ming的手挣脱不开,伸手也没什么能扶住的地方,总感觉重心不稳。
他伸手扯住ming的衣服,往反方向拉,想让他直起腰来。
“ming,手松开点,别再压了,快直起来,腰…我…我的腰要断了。”
“ming…快…腰…我的腰……”
咔—
“……”
“嗷”ming微微松开kit,看着他略微别扭的表情和姿势,心虚的咽了咽口水“kit,你不会真闪了腰吧……”
“你说呢……”

ming跪坐在车上给kit揉腰的时候,一脸的委屈。
“好了,也不怪你,估计是最近锻炼得少了了。”
“……”
“嗯…下午不是还在车上睡了一觉嘛,那么点地方,姿势也不对,肌肉估计就有点僵了,揉开了就好了,真的与你无关,别自责了,没什么的。”
不习惯这种情况下安安静静的ming,kit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,还想要回转身体去安慰ming,结果被ming一把按转趴回床上。
“你好好睡着,别再动了。”
“哦。”
不得不说,ming按起来很有一套,颇有专业手法的感觉。
“你技术不错啊,以前没少去SPA馆吧。”
“我哪有去什么SPA馆,只是练泰拳的时候难免会拉伤,所以对按摩多少都会一点,平时大家都会互相帮忙,kit你想哪去了……”
“我就随便说说,你紧张什么。”
“你该不会吃醋了吧?”
“切,我才没有。”
不再和kit斗嘴,ming专心致志的接着给他推拿按摩,kit被按了舒服得快要睡过去,意识也渐渐飘远。

感觉到身边的床垫向下沉,kit下意识翻过身靠过去,有手伸过来揽着他,他闻到和之前自己身上的沐浴露一样的香味,香香的。
kit回归的意识挣扎了一会,终于伸手去推ming,人也向后缩,想要离开ming的怀抱。
“我身上有药味,你离远点,熏。”
“不会啊,我闻着明明是药的清香~kit身上有药味也是香香的。”
ming寻着kit的位置,蹭着床单靠过去,手脚并用的把ki t又一次揽回怀里。kit睁开眼睛看着紧贴着自己的校之月,笑弯的丹凤眼里,映出的是自己的脸,kit心里一阵暖,嘴上却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松口。
“你怎么这么黏人,都不热吗?”
“不热啊,kit你热吗?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反正就是喜欢这样子贴着你。”
“……行行行,让你贴,看你能贴多久。”
“我能贴很久,天天都贴着你呐~”
“啧啧啧啧啧”

“kit,明晚你没什么事吧,我们院毕业晚会,你和我一起去呐。”
“好,你之前不是说过,我把时间空出来了。”
“嗷~那大后天周六你们医学院的我也要去,你要带我去!”
“废话…我不带你带谁去啊……”
“嗷~kit~老婆~”
“走开!谁是你老婆,走开走开,别粘着我!”
kit伸手去揉扯ming的脸,看他龇牙咧嘴的样子,笑得在ming怀里抖作一团。

两个人窝在被窝里说着悄悄话,计划着实习前的小长假要怎么度过,被子里时不时有笑声传出来。

月亮高挂在树梢上,皎白的月光穿过树叶的缝隙,斑驳的打在墙上,房间里的笑声越过树梢传到月亮的耳朵里,不知道为什么,他羞得用云彩遮住了自己。
夜晚的空气里,隐约的飘着甜甜的味道,甜甜的巧克力的味道。

评论(4)

热度(54)